十九大和两个一百年目标
发布时间:2017-12-04 09:48  发布者: 

十九大和“两个一百年”的目标

  1956年,毛泽东曾断言,到2001年的时候“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大约半个世纪后,这一预言已经成为没有悬念的事实。更值得期盼的是,即将到来和确保实现的“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标志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影响和塑造新世界秩序的方式与作用将更加受到关注。就当下而言,全面实现小康的“第一个百年”将如期而至,“第二个百年”已经在有步骤的规划之中,中国成为发达国家的目标胜利在望。此情此景,此时此刻,更需要研究的是,是什么样的政治机理确保了一个巨型发展中国家,一跃而跻身于强者之林?

  通往发达国家的中国之路

  到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年的时候(2021年),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的时候(2049年),中国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她将是一个无可争议的发达国家。

  一个政党能在百年之内带领十几亿人民实现从贫困状态到全面小康的转型,不仅是党史上的大事、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也是世界历史上的大事。贫穷,是世界政治最重要的议题,很多落后国家致力于脱贫的斗争。联合国发布的《2017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指出,1999年,世界尚有17亿人处于极端贫困,但是随着各国的努力,极端贫困率从1999年的28%下降到2013年的11%。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1990-2010年间,世界贫困人口总数减少了6.95亿人,其中中国一国就减少了5.26亿人,约占世界减贫总人数的75.7%。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精准扶贫”力度空前,2013-2016年已经累计减少贫困人口5564万人,年均减少贫困人口1391万人。全面实现小康,指日可待!

  在国际比较视野下,中国的全面小康计划更有政治意义。印度被西方人称为最大的民主国家,那么“民主”的成绩单如何呢?按照联合国的贫困人口标准,印度在反贫困斗争的30年后,贫困人口依然占其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

  建成了全面小康社会的中国,在国内生产总值(GDP)意义上,将进入中等发达国家,跳出中国经济学界流行的概念“中等收入陷阱”——在中等收入状态徘徊而难以跃升到发达国家。这一概念来自南美的经验,而南美的阿根廷、巴西、智利等是什么样的国家?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单一经济结构,几乎谈不上制造业,而且从来没有自主性的经济政策,或者说就是留学美国的被称为“哈佛神童”“芝加哥男孩”的一帮政治家,所搞的错误性的进口替代战略,以及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保护少数人而得罪多数人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如此这般的南美国家怎么可能进入发达国家?中国产业结构的多样化、制造业之强大、科学技术水平之先进,尤其是强大的国家治理能力及其一直奉行的理性政策,都意味着不能用“中等收入陷阱”来对照中国前景。

  客观地看,几乎是欧洲人口两倍之多的中国,很多地区已经达到所谓的发达国家标准,而中国普通的一个地区或者一个省份的人口规模,比欧洲的很多国家还要多。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地的生活水平和实际购买力,不就是现有发达国家的水准吗?长三角、珠三角的农村地区,比南欧的意大利、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落后吗?可以说,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主要是指其政治意义。

  很多城市和地区已经进入发达状态的中国,201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何时超过美国而成为第一大经济体?2008年,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发表报告认为,按照市场价值方法计算,到2035年,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2017年6月,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英文期刊《中国经济学人》(China Economist)刊登“中国经济学人热点调查”第二季度报告,预测中国的经济总量在2034年赶上美国。

  经济总量居世界第一的中国是不是发达国家?从技术水平的先进度、经济体制的成熟度和人均GDP而言,中国将无疑接近现有发达国家的“发达标准”。但考虑到中国巨型规模带来的收入不均衡性、地区不平等性、城乡差异性等,届时也很难理直气壮地说中国已经是一个发达国家。对于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而言,只要经济进入发达标准,很可能就会形成简单的同质化社会,即橄榄形的中产阶级社会。可以预知,即使经济上总体进入发达状态,中国社会的异质化程度依然很高,不平等性、不均衡性严重地制约了“发达”的质量。

  因此,即使经济总量超过了美国,中国也还有很多社会建设工作要做。要知道,在中国中西部的农村地区,保障健康的卫生系统依然是个大工程,农村人口达到有尊严的生活水平依然任重道远。经济总量第一的中国再经过若干年的努力,即到“第二个百年”之时,我们才能理直气壮地说中国是一个发达国家。

  “两个一百年”必将是世界历史上最为重大的事件之一,这是人类历史上“南方国家”第一次不像西方国家那样靠战争掠夺、而是自主性发展成为发达国家。中国的规模更有其世界性意义,五百年来,世界第一强国依次是百万人规模(西班牙、荷兰)、千万人规模(英国)和一亿人规模(美国),而中国是13多亿人口的规模,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所引发的“量变”其实就有“质变”的性质。仅此就意味着,此前关于发达的理论很难用来解释中国经验。

  


 
相关附件: